哥哥撸妹妹干姐姐色ckplayer在线视频_狠狠干的撸2015最新版_狠狠干性图片_夜撸君哥哥干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hsxfcj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风月大陆 第三章 舞疡幻杀

时间:2018-02-09 日上三竿,当艾司尼亚的人们已经忙碌了大半天之时,无忧宫深处才传来叶天龙虎啸一般的哈欠声,他才刚刚醒来。
  望着眼前的情景,叶天龙脸上露出了一副满意的笑容。
  七女横七竖八躺卧各处,或交股搂抱,或层叠屈伸,娇靥上儘是难掩的滋润春光和微微的疲惫。昨夜除却一开始的于凤舞、柳琴儿和宁素女之外,后来晨月、龙灵儿、倩公主和绾贞也加入了进来,直闹到了后半夜临近天明,这场大战才终于堰旗息鼓。
  一场酣战之后,男人是神清气爽精力充沛,不过一看七位娇妻陪着自己连番交合,是为了维持自己不至于魔化,心里便蓦地涌起一股浓浓的愧疚来。
  伸手轻抚了一下于凤舞的脸庞,叶天龙忍不住昂起头颅,心里响起一个声音:娇妻们,以后绝不会让你们再为此事担心了!
  「陛下,你醒啦?」于凤舞红唇半启,深情地望着叶天龙。
  「凤舞,累坏了吧!」叶天龙疼惜地摩攀着她光滑的髮丝,眼神中儘是柔情。
  「没事,你觉得怎么样?」于凤舞换了个姿势,深深地将螓首埋进叶天龙的怀里。
  「有你们如此的付出,我怎么还能不好呢!」叶天龙垂首吻了她一下。
  「那就好,只要你感觉好,我们就都放心了。」于凤舞轻轻的舒了一口气,挣扎着打算起床,然而昨夜实在太过于猛烈,身子一软又扑倒在叶天龙的怀里。
  「哎,别动,好好躺着。」叶天龙轻轻放她躺下道。
  「不行,明天就要进行你登基以来的第一次新年祭,有好些事情还需要细化处理呢,我跟晨月都在这里,想必月如妹子一个人忙不过来。」于凤舞望着叶天龙说道。
  「哎呀,这些事就交给礼部他们去做就行了,不就是新年祭嘛,出点小问题对我来说也算不了什么,你就老老实实的歇息,再不行,我就亲自去看看好了。」叶天龙抚着她滑嫩的脸蛋,无比爱惜的说道。
  「那怎么可以……」于凤舞刚想坚持,可话说到一半,便见叶天龙从榻上轻轻一跃而下,精赤条条的健硕身子一下子映现在透窗而入的光线上,更增添了积分神圣的光辉!美美的伸了一个懒腰,叶天龙朝榻上的于凤舞和已经醒过来的众女露出一副调皮的笑容,便唤了一声屋外守夜的女神战士。应声而入,两名女神战士抿嘴微笑着进来替她们的主人洗漱更衣,虽然见惯了男人独战众女的场面,然而许久没有得到男人抚慰的它们,此刻也免不了娇艳欲滴,思春的绯红洒满了她们的娇靥之上。
  出了寝宫,叶天龙正要去议政厅的方向,便见步履盈盈的国务秘书月如迎面走来。
  「我们的国务秘书这是要去哪儿呀?」待到近前,叶天龙问道。
  「主上,听说您不用再继续驱魔的治疗了,是吗?」月如不答,而是媚眼如丝,声动传情地反问道。
  「嗯,可以这么说吧!」叶天龙谨慎地答了一句,他知道对于眼前这个女人,不得不处处小心,儘管她已经表示效忠自己,可是自己不过是仅仅了解她身为魔族的身份,至于更加细緻的部分,她仍然像是一个谜。
  「这么说不是完全放弃驱魔,那么主上您的功力…….」月如抬眼,欲言又止。「你是不是发觉我的功力恢复速度很慢啊?」叶天龙眼角掠过一丝笑意,接着道:「不错,身为魔族的你,是能够发觉我身上魔神之灵的力量一丝一毫的消长,这几日你恐怕一直在观察吧?」
  「月如不敢欺瞒主上,我的确在观察。」月如微微欠身,恭敬道。
  「魔神之灵的力量的确没有增长,而且以后除非我自己愿意,否则也不会再迅速增长了」说着,叶天龙目光一凌,身形速变,微毫的功夫已是跃至数丈开外的花园开阔地带。只见他双臂伸张,一声怒吼,劲风骤起,大地似乎都抖动了一下。傲然挺立的那副姿态,恰若创世之神再现,迫人之势如云卷天幕,迅速笼罩向苍茫大地。
  「魔神剑法!」叶天龙龙吟一声,蓦的伸臂向天,但见一道电芒闪过,天魔圣剑顺手而出,巨大的红色火焰裹着漫无边际的黑色剑气直冲九霄。不见他接下来有任何的动作,劲风呼啸,电光火石之间,但见影影绰绰幻化出万千剑影,红黑相间的炽剑焰流向天际无尽地掠去,天地苍茫,虚空之中闪电爆裂,雷鸣滚滚。
  「王道之极,唯我天龙至尊兮!」叶天龙又是一声大喝,数丈之外的月如已是只闻其声了。「劈啪」爆裂声中、,但见剑芒簇敛,瞬间激发週遭潜劲,在场中狂飙涌动、流转,恰如惊涛骇浪,万马奔腾。一道白光簇然升腾,红黑剑芒敛灭的天魔圣剑簇燃、然间光芒大盛,随着沖天而起的极白之光,一把闪耀着比太阳更加强烈的白光之剑悬于天地之间。极白剑光所到之处,黑暗风云顿时消遁,就似一块巨大无比的吸棉,转瞬之间便将充斥天地的暗黑之物吸附殆尽,清明的天空一下子清澈无比,巨剑之光普照万里,就连一旁的太阳也显得相形见绌、黯淡无光!
  风平浪静,极光消散,叶天龙傲立当场,目露精光。伴随着金光余晖,他俨然一尊真神!而让月如惊讶不已的是,明明方纔他喊出「魔神剑法」之后,週遭之物早已灰飞烟灭,自己要不是使用魔族锁魂诀抵挡,恐怕也会承受不住。可是现在放眼週遭,宫墙斗拱、花草树木,一切皆完好无损,甚至有一种祥和的气息萦绕在空气之中。
  「喂喂喂,谁在用幻觉魔法,搞的跟真的一样,我还以为天塌地陷了呢!」倩公主霸道的声音传来,听得出来刚刚睁眼醒来。「不知道啊,我也刚刚过来察看,没发现什么。」叶天龙从花园出来,与神色一样的月如对视一眼,装模作样的说道。「是吗,月如姐姐?」倩公主歪着头,怀疑道。「是呀公主,主上他说的是实话。」月如媚眼瞟了一下叶天龙,从容答道。听到随后于凤舞众女传来的声音,叶天龙怕那个龙灵儿跟倩公主又要揪者此事不放,于是搪塞一句,便丢下二人迅速离去。
  刚转过几个迴廊,叶天龙老远便见计无咎等在廊门处。许久不见此人了,这次他专程赶在新年祭之前回来,就是为了严控艾司尼亚在如此盛典之际不要出什么乱子。本来,这些事情应该是一直留守帝都的冷面男人鲁图先负责,然而至今他还在南方追查公孙三娘,自然就无法回来负责这些事务。不过好在在此之前,两人总体都是负责地下工作的,也有过业务方面的交流,所以换由计无咎来负责此事,倒也没有什么问题。而他本来是可以更早一些回帝都的,因为在同解州克洛索斯谈完招降之事以后,一方面为了「施疫术」后遗症善后,一则也是在克洛索斯赴帝都向叶天龙请罪之际留在解州充当人质。处理「施疫术」善后事宜倒十分顺利,然而却不知赶赴帝都的克洛索斯很长时间都没有得到叶天龙的接见,直到最近才被叶天龙接见并加以安抚之后放回了解州,如此,计无咎才得以从解州脱身,日夜兼程回到艾司尼亚。
  「属下参见陛下!」还有十步之远,计无咎便跪地拜倒。
  「哦,快快请起。」叶天龙忙三步并作两步,上前搀扶起计无咎来。儘管叶天龙心里明白像他与鲁图先这等人只可用,决不可放心,然而君不打覆命之臣,毕竟他以一人之力将解州之事办妥,自己起码不能给他脸色看。
  「谢陛下!」计无咎起身时一愣,他突然感觉到叶天龙身上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气息。
  「什么时候回来的?」叶天龙一边往前行,一边随意的问道。
  「回稟陛下,昨天上午就已经回来了。」计无咎从容不迫的答道。
  「昨天上午?」叶天龙疑问一句,面露不悦之色。一位从外回京的官员,第一时间不俩觐见皇帝,这可是说不过去的,亏他还回答的如此平静,如果这事要被与其不和的同僚知道,一定会狠狠地参奏他一本。
  「是的,陛下,回来之后我恰巧得知您起见尤那亚了,便安排人做了些工作,所以没有及时觐见陛下,属下犯有大不敬之罪,请陛下惩处!」计无咎说的铿锵有力,冷静之色与鲁图先毫无二致,不愧为一路之人。
  叶天龙一愣,这家伙还真是将自己的心思摸的透透的,不过这倒不是重点,他一回艾司尼亚竟然便将自己的行蹤了解的如此清楚。对了,他说安排人做了写工作,不会是他们对尤那亚做了什么吧?!
  「你们没对尤那亚做什么吧?」叶天龙不禁问道,可真没想过在艾司尼亚将他干掉。
  「没有,我知道陛下您就是吓唬他一下而已!」计无咎归依地一笑道。
  「那他们是什么反应?」叶天龙倒也够起了兴趣,本来他丢下那句话就打算派人查探一下他们是否会连夜离开,结果出来之后就把这一茬给忘了。
  于是,计无咎将叶天龙离开之后尤那亚的情况详细汇报了一番。原来,当夜尤那亚与雪山老人不仅没有离开艾司尼亚,甚至在午夜时分,尤那亚还逛了一回艾司尼亚最大的销金窟暗香阁,至凌晨城门开启之时才出城去,不过此事他的身边已经多了一队人马,他们大部分是雪山老人门下。
  「看来果然要比其他人有胆略,是我为数不多的对手!」听完计无咎的汇报,叶天龙自语一句。
  「他怎么可能与陛下相提并论呢!」计无咎就这一点不比鲁图先,偶尔还会拍拍马屁。
  叶天龙对他那个马屁虽是受用,不过嘴上却说起了更加重要的事情,「新年祭一定将是各方势力难得刺探情报的机会,他们绝不会放过。所以,该怎么做,想必你心里已经有谱了吧,对我们而言,这又何尝不是一次难得机会呢!」
  「陛下请放心,老鲁已给我发信,除却我们本身的情报系统之外,他要我有困难就找国务秘书大人。当然,我相信在陛下您的英明领导之下,我们一定可以取得此战最大胜利的。」计无咎一边回应着叶天龙的嘱咐,同时像是马屁拍上瘾了,末了更是奉上一个十分露骨的马屁,好在叶天龙对此也适应,并没有理会什么。
  眼见已行至议政厅外,叶天龙朝他挥挥手示意退下,「好了,你先下去吧!」
  议政厅内,以礼部尚书为首的众多官员,都在安排明日皇帝祭典的事宜。
  叶天龙由于答应了于凤舞等众女今天替她们议事,所以倒也有模有样地听取了礼部尚书关于祭典筹备工作的汇报,当然也像征性地提了几条无关紧要的建议。
  最后,在众人皆大欢喜的局面当中,结束了这一天的工作!
  法斯特历五四O年一月一日,新年祭的日子终于来临了。
  从上午开始,各项即时準备工作就已经全面展开。艾司尼亚人潮涌动,本地的、外来的,将无忧宫周围的街区围得水洩不通,除了预留要进行活动的地方,都被看热闹的人群和临时做些小生意的摊贩佔领。当然,由于事前帝都治安大队的工作,民众虽然众多,但秩序倒也十分井然。
  而在广大民众中,有关叶天龙的传闻也被广泛地谈论着、传播着。有人说叶天龙是得获天神的庇护,取得胜利是神的指引。有所谓从军队知情人士那里得来的可靠消息,乾脆说叶天龙就是天神,在战场之上仗剑来去无蹤,狙杀敌人于无形,取敌方将领首级有如探囊取物,一剑飞来,便可毙敌千万。更有甚者,竟说叶天龙会变身,一旦披挂上阵,手执一把沖天黑剑,便可变化成为身高数丈的战神模样,根本不用出手,敌人便闻风丧胆,溃败而逃!
  也有为数不少的女人在谈论着,风传好色无赖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模样,如何能够吸引诸如美女战神、刁蛮公主等顶级美女的青睐,不禁也在心里暗暗羡慕,如此一群美女围绕的男人一定有着过人的本领,倘若一般男人,身体早就垮了。
  时间到了上午十一时过半,新帝陛下要前往神殿举行祭礼,这在白天是最主要的活动了。祭礼结束之后,在艾司尼亚各区分别安排有不同形式的庆祝活动。当然,让广大民众翘首以盼的重头戏——七大歌舞名家的同台献艺,将于晚间在帝都广场举行,届时,皇帝陛下将携众美女出席,与民同乐。接下来几天,七大歌舞名家还将分别在艾司尼亚不同城区进行巡迴演出,以满足众多民众的热情!
  经过通往神殿一路人群的欢腾,叶天龙与众夫人一行在十二时的前一刻到达神殿。
  当头戴帝冠,肩披外红内黑的大麾,内着明黄色的帝袍,腰束一条紫龙玉带,脚蹬鹿皮虎头靴的叶天龙出现在民众面前之时,人群爆发出阵阵欢呼与尖叫。不知是谁带头最先跪了下去,人群便呈现出美丽波浪般跪拜的景象,山呼「万岁」之声不绝于耳,把本显肃穆庄严的神殿映衬得热闹非凡。
  也许是众女皆矮一头的原因吧,此时的叶天龙显得愈发意气风发,蓬勃欲出的帝王气势犹为明显,让紧随其后的众夫人也不禁向她们的夫君投去崇拜的目光。
  作为法斯特神殿的圣女大祭司,左兰心身着黑色圣袍在两位新提任祭司的陪同下,正在神殿阶梯前恭迎叶天龙的到来。
  登上通往神殿的台阶,穿过多重廊桥牌楼,神殿主殿终于在前方出现。同样按照惯例,于凤舞等众夫人在侧面一所殿宇内休息,只有叶天龙一人在三位祭司的陪伴下进神殿主殿进行祭礼。
  进入神殿,首先是在圣女大祭司左兰心的主持之下,由两位年轻的祭司帮助叶天龙完成了简单的祭礼。当神殿广场上敲响了正午钟声之时,按照程式,接下来将由圣女大祭司单独为新帝叶天龙行祈福礼!
  当两位祭司出去并将厚重的神殿大门关闭后,叶天龙一改紧绷严肃的面容,嬉笑着望向已被他收拾得服服贴贴的圣女大祭司左兰心。
  左兰心一如当初为倩公主祈福时的举动,缓缓地将身上的袍服尽数褪下,并怯怯地对叶天龙说了一句,「陛下,由小奴为您进行祈福仪式吧?」
  叶天龙目光中闪现过一丝精光,逕直奔上高高的圣女祭坛,一把挽过胴体毕现的左兰心,一个弓步将其横陈在自己的大腿上面。
  「你还记得为倩公主祈福之时,对我做过什么吗?」叶天龙俯身邪邪地盯着她的一双媚眼问道。
  「主人,是贱奴有眼无珠冒犯了主人。」左兰心惶恐道。
  「记得就好,今天当着神的面前,我要在祭坛上再次惩罚你对主人的不敬。怎么样,做好準备了吗?」叶天龙说着,伸手「啪啪」两声拍打在圣女粉嫩的美臀之上,登时两片红红的掌印凸显出来,并传来一阵热辣辣的感觉。
  「主人,现在这里……」左兰心忍着叶夭龙在其臀瓣上的抓拿,理智令她试探道。
  「怎么,你敢不听我的话吗?」叶天龙一手已经入侵香泽幽幽的桃源蜜洞,一手则用了几分劲道在其晶莹剔透的双乳上揉捏起来。
  左兰心再无话语,轻咬着贝齿忍受全身传来的酥麻之感,不自觉间便从尖俏的琼鼻流出几声低吟。
  听在叶天龙的耳朵里,此种欲抑还扬的呻吟简直令他浑身打颤,浴火腾地从心中升起,加紧了对横陈玉体的揉弄。
  「啊……主人……贱奴不,不行……啊,要……」左兰心娇喘着呢喃起来。
  叶天龙的眼珠子在殿宇中转了一圈儿,嘴角微微露出一丝浅笑,一翻身将左兰心抱起,放在三尺祭台之上,埋首吻起那对饱满的玉乳来。
  「……啊,主人……惩罚践奴吧!」左兰心仰面曲膝,扭动粉臀厮磨着叶天龙的大腿。
  「哈,小贱货,受不了吗?」叶天龙说着,一撩袍摆,半褪锦裤,取出粗长火烫之物,对準香泽氾滥的蜜洞就是一挺。
  只听「呲」的一声,左兰心身子一沉,蜷弓几度,嘴里过风般大喘起来,只一下叶天龙便尘柄尽没,顶在花心之上。
  本就心有所思,叶天龙也未及慢研缓濡,便挺动腰身大力抽送起来。先是乳泽咋鸣之音,未及百十来抽,便已是肉切撞打之声。
  弄得兴起,叶天龙还弓腰低首,一双大手扒开粉嫩嫩、肉乎乎的两片紧肉,只见狭谷中红晕晕一处浅丘,随着龙根进出蜜洞,小嫩穴一忽儿撑若圆圈,一忽儿缩退一点,反覆之下甚是好看。
  来来去去总有五百抽提,在叶天龙大扯大送之下,起先左兰心还能款摆柳腰,耸动香臀,一送一迎,就着叶天龙高低上下,情尽快乐,可在反覆几次高潮之后,早已是香汗淋漓,娇躯疲软,连呻吟求饶的力都没了。
  随着叶天龙一声大喝,滚烫的浓精如离弦之箭,火辣辣地射于花心深处,左兰心已是舒爽的晕了过去。
  「哈哈,上面的朋友还不下来,好戏已经落幕了。」叶天龙大笑着抽出龙根,狠命地抖动了一下,装进自己的胯下,将锦裤提起束好。
  穹顶之处传来一声妖媚酥骨的声音,「果然是好身手,怪不得前次败的很惨!」